top of page

說一個身體的故事



說一個故事

事情發生在兩年前的一個暑假,我從教室走路回家,眼看隔著馬路就要到家,瞬間鼠蹊部位急劇疼痛讓我寸步難行,背脊發涼額頭冒汗,摸不著頭緒的我在原地站立了10 分鐘。相同的事件發生在紐約街頭,整趟行程除了工作需要我害怕出門。回到台灣進了醫院安排MRI檢測,結果:髖關節唇1/3撕裂,之後我不斷尋找、閱讀相關病例的原由,請教骨科、運動醫學、復健醫師治療的方式,將近兩年我選擇了保守治療,開始注射高濃度葡萄糖、玻尿酸、PRP、肌肉訓練、局部加強、改變身體日常使用等方式。但在這努力訓練照護的過程中,無預警的刺痛成了我最大的沮喪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大魔王何時要出手,儘管我也秉持著「與傷痛共處」的大道理說服自己,「年紀也大了,這樣就好!」

直到年初一趟國際行程因為航班過滿,部分飛機停在遠處,所有乘客必須搭乘巴士再爬長梯登上飛機,當下的我可以聽見腦內小天使大叫:完了!完了!平常哪怕只有4個階梯,儘管小心翼翼使用肌肉施力,大魔王也不會放過打擊身體的機會,這長梯根本是酷刑,怎麼上啊?我站在一旁盯著長梯目送每一位乘客上機,之後用盡各種奇怪的姿勢、施力方式讓自己上了飛機。飛行的過程中我胸口酸酸的,因為小天使說:許芳宜,什麼時候 你的最愛成了你最大的恐懼?

錯錯錯,全都錯了!人會長大、身體會改變、耗損都是正常的,愛的方式可以不一樣,身體的品質、生活的品質會影響生命的力量。為什麼要害怕、受威脅?與傷痛共處、委曲求全、年紀大了 ,是三件事情不是「等號」!委屈不會求全,傷痛如果可以解決我不想共處,年紀大也可以活得很好,「這樣就好」只是句號的另一種說法,可以接受,但我想「拒絕」。

重新檢查後,與骨科運動醫學醫師討論保守治療以外的方式「手術」,在醫院等候看診時我心想,許芳宜一直以來你不都是,看見問題解決問題嗎?為什麼這次拖了這麼久? 是害怕吧!害怕不認識的事情、害怕沒做過的事情,害怕改變、害怕想像的害怕!我想我是真的痛傻了,不然就是不夠痛,因為只有痛到深處才會想要改變。這不禁讓我想到人性!

小天使問:你不怕回不去了嗎? 我不怕回不去,我是「不想回去」,因為是最愛,怎麼捨得她疼痛、擔心受怕。過去是一種累積不是定義,用生命積累的不會失去。用力抓著過去只是因為害怕前進,我不擔心回不到從前,我比較擔心不想往前,太早為人生下定義,真的很無趣,我向前走都來不及了,你怎麼知道我的未來不會更好!

決定手術時我的心定了,該縫的要縫該補的要補,完成手術後身體感受到久違的輕鬆與踏實,醒來感覺身體微笑說著:來吧,重新開始!

三個月前後我連動了兩次手術,朋友問我要不要再等等觀察一下,我不想等了,過去兩年的保守治療,讓我學習許多關於身體傷害的預防與照護,接觸現代醫學的科技與手術方式後,更理解術前準備與術後復健的邏輯與科學。這趟身體旅程因為認識、暸解,恐懼沒有了存在的餘地,同時它再次提醒我面對、學習和選擇的力量。這次我不需要假裝勇敢,害怕是人之常情,但「面對」總是為我指引方向。只要我不逃避,選擇會在我手上。

雖然「這樣就好!」也是一種選擇,但是~ 身體是自己的、人生是自己的,選擇也要是自己的,自己選的「最好」!

這就是我的故事,與您分享!

謝謝您

28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